登录
- 2016-08-08

百年老店不需要刻意现代化

从喧闹的摄政街(Regent Street)拐入萨维尔街(Savile Row),就来到了世界闻名的西服高级定制一条街。推开11号Huntsman的门,旧式铃铛响动起来,背对我站着的一位头发飞扬、身材高大的先生转过身—他就是这家百年品牌老店的现任董事长皮埃尔·拉格朗日。

看到我背着印有Stylist杂志logo的帆布包,他笑吟吟地说自己恰巧投资了这家媒体及Shortlist杂志—是的,投资这件事才是对冲基金经理、金融家皮埃尔的主业。2013年,他的投资组合里多了Huntsman这个不同寻常的选项,一时引发热议。在他之前,一个15人的财团掌控了这家企业数十年。

对于皮埃尔这样的新“守门人”来说,如何为一家百年品牌注入新的活力而又保持家族基因和传统是一个重要课题。不过在回答这些一本正经的管理问题之前,皮埃尔更愿意先展示正在为他量身定做的一件猎装夹克。“这些设计可不仅是为了好看,非常实用。”桌上摊着的是2008年Huntsman为摇滚明星埃里克·克莱普顿(Eric Clapton)做的一件翻新的夹克。皮埃尔指着衣兜边缘的一层皮说是为了防水,右肩处增厚布料是为了打猎时架枪方便。现在皮埃尔要自己穿这件夹克,“我们身型差不多,只需要修改几个小细节。”

如果往前回溯的话,可能要到将近200年之前的1849年,Henry Huntsman在新邦德街(New Bond Street)126号买下一家生产绑腿和马裤40多年的店铺,创立了第一家Huntsman,1919年迁至萨维尔街。作为一家结合马术服装的定制裁缝店,Huntsman迅速成为19世纪欧洲贵族打猎和骑马的服装选择。创始人Henry Huntsman自己的马裤如今仍陈列在店内。

在1981 年的鼎盛时期,Huntsman拥有英国人数最多的订制工坊,超过130位专业裁缝为其工作;顾客包括维多利亚女王、美国著名电影明星格里高利·派克(GregoryPeck)、滚石(The Rolling Stones)乐队鼓手查理·瓦茨(Charlie Watts)等。电影《王牌特工》(Kingsman)的高级定制服装店取景地即是Huntsman,电影中,当特工艾格西换了一身西服出场时,既绅士又洒脱。据说该电影导演马修·沃恩(Matthew Vaughn)18岁拥有的第一套定制西装就是母亲带他来Huntsman订制的,故有此情结。

Huntsman 持有英国王室颁发的多种皇室供货许可证。服装有上千种款式,且有自己专属面料。起价4400英镑的全定制西服所需工时为80小时,期间需要3至4次试穿。Huntsman拥有自己的电商平台,上有成衣系列。此外,还在美国、法国、亚洲推出“衣箱秀”(Trunk Show),派首席裁剪师到各大城市为客户量体裁衣,包括上海、北京和成都。

在买下Huntsman之前,皮埃尔完全没听说过这个牌子。身价5亿英镑的他爱好主要集中在订制跑车、手枪及珠宝上。直到近身了解这个家族品牌后才发现了另一个世界。他说所谓的新衣其实是旧装,Huntsman有1925年推出的当时由祖父穿、现在则由孙子穿的衣装。

“人们买Huntsman不是因为赶流行,而是因为做出来的衣服可以隐而不显地让他们看起来有力量、有魅力。就像画一样,你不知道为什么这幅画比别的画高明,但就是觉得这幅画比较好。”

皮埃尔进一步谈到自己的投资准则:“我喜欢的是那种竞争者只能在后面望尘莫及的生意。想达到这个境界,你需要训练人才,需要长期投资,需要有热情且不疾不徐。你要有长期战斗的准备,才有办法将对手远远抛在后面。”

皮埃尔提到一位儿时朋友、常驻北京的比利时银行家Juan van Wassenhove跟生意伙伴修复位于故宫附近的拥有600多年历史的智珠古寺,建成集法国餐厅、会议室和设计类酒店于一体的艺术化会所Temple。鉴于两人做的都是借现代资本之手连通传统历史的工作,皮埃尔称这是两个不约而同的项目。

“Huntsman做的其实是男人版的旗袍。”皮埃尔认为萨维尔街的男人西服定制相当于中国上海长乐路的女人旗袍定制,长乐路和萨维尔街是世界上两条因裁缝而著名的街道。现在还有多少旗袍裁缝大师?皮埃尔问我,又像是问自己。“年轻富有的一代喜爱旗袍传统,不只是因为女人穿了后感觉良好,而且还因为旗袍确实让她们看起来更有魅力。”

自己的投资公司GLG Partners办公室离Huntsman很近,皮埃尔保持平均每个月来一次店里的频率。作为非执行董事的他认为自己的最大优势在于寻找到合适的管理团队,无论是现任总经理卡罗尔·皮尔斯(Carol Pierce),还是创意总监坎贝尔·凯瑞(Campbell Carey)都在定制裁缝行业耕耘数年,是业界高手。

大部分Huntsman家族成员已退出企业,但皮埃尔意外发现了创始人的曾孙女—在很偶然的情况下,皮埃尔在津巴布韦的一位企业家朋友打电话过来,说他的律师姓氏冠有Huntsman。皮埃尔做了一些调查,找到很多照片,但Huntsman家族希望保持低调。“如时间允许,我们会重新追寻Henry Huntsman的谱系。”他同时强调,公司员工不少或是Huntsman顾客的后代,或是来自其他家族企业的后代,这样的组成对Huntsman保持品牌价值观、确保精良品质和对顾客的周到服务起到重要作用。

“你觉得像Facebook的CEO马克·扎克伯格这样经常穿套头衫的硅谷企业家有一天会成为Huntsman的顾客么?”皮埃尔毫不迟疑地说:“未必是他,但像他这样的互联网企业家要参加正式场合穿西服时,迟早会找到我们。”

Q:《家族企业》杂志  A:皮埃尔·拉格朗日

Q:作为投资人,你如何保护这拥有将近200年历史的年家族品牌?

A这个事业不应全由投资人当家。像欣赏一件艺术品一样,美与质量的背后需要时间雕琢。尽管周围生活节奏很快,但如果这东西需要一针一线人工慢慢缝出,急是急不来的。

我从来都不想投资时髦玩意,我想投资的是风格。东方哲学强调长期稳定。我认为不是步调放慢,而是宁静沉着。这个公司与我其它的投资公司类型很不同,但都涉及人才管理。我花很多时间在人才、培训以及团队建设上。

Q:百年家族品牌如何在保留传统的同时适应当代社会的创新?

AHuntsman成立于近200多年前,很多人说我们必须进行现代化,必须有所改变。我说不用,Huntsman的本质非常特别,应该反其道而行。老有老的好,在现代化过程中做调整即可。

我安排了一个好的管理团队来经营这家店。我们的思维是比较家族取向的,没有很多店面,行事也不张扬。也正因为走家族模式,可以有不一样的法。我们可以按照自己的步调行事,唯一要做的是一直提供最好的服务。 

Q:Huntsman吸引了不少海外的顾客,你们是如何拓展国际市场的?

A我们没有开很多实体店面。其中一个理由是我们希望客人到伦敦来,另外因为这是家族式的事业,可以抵挡来自外界的扩张压力。

一年以前我们首次进军亚洲,办了一场亚洲衣箱秀(Trunk Show),所有参加过衣箱秀的人都赞不绝口。口耳相传是我们主要的客人来源,因为老顾客会拉朋友来见他们的裁缝,这是最有趣的部分。如果你让一个人看起来与众不同,他的朋友也会想要同样的东西。

Q:在科技创新及数字化管理上你有什么心得?

A我投资公司的普遍经验是:提升生产力是首要之务。这是一个有着悠久历史的老字号,但现在才用上Salesforce(CRM客户管理系统)!借用新的技术可以把更多时间留给顾客,在专注的强项上精益求精。店面里看不到很多科技产品,但客户可以在官方网站上买西服成衣,无法亲自来店的客户可以用Skype通话,裁缝再进行修改。

Q:Huntsman属于高级定制,你观察到不同市场的客户有哪些不一样的偏好么?

A:有一个来自中国的客户委托我们为他的经典跑车设计一整套搭配的衣装,他是因为驾车特别需求定制了这套西装。欧洲客户很多要求适合骑马和打马球的衣装,还有客户订制了旅行时可以看起来出色并且穿起来轻便的西装,另外有人希望太太看到自己花了心思,穿扮成007。所以处处皆市场。以黑领带为例,不论哪一个国家的男人都一定会有一条。不过,来自新加坡或中国南方省或赤道国家的客户确实和来自加利福尼亚的客户有些不一样的偏爱。

Q: 你觉得Huntsman未来实现可持续发展还面临哪些挑战?

A我们的定制几乎是无界限的,但人们不知道我们还可以做什么。比如Huntsman还有女装,最早的几个顾客包括维多利亚女王、伊丽莎白·泰勒演员妮可·基德曼在为Vogue杂志拍照时也穿了Huntsman。

主要挑战是我们如何持续训练好的人才,满足质量与数量上的要求,因为越来越多人想要拥有这样特殊的衣装,而优秀的裁缝是需要时间培训的。

/ 侯燕俐 发自伦敦

新刊推荐往期查询

从企业传承、家族传承、精神传承三个维度入手,梳理中国家族企业在未来10年不可不知的100个关键词。

视频

  • 修身
  • 治业
  • 齐身
  • 益天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