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 2016-12-19

家族办公室:“外脑”+“内脑”的百年工程

凭着多年的艰苦奋斗和卓越的眼光胆识,中国创一代企业家们在过去的“激荡三十年”中已积累了大量的财富。当下接班迫在眉睫。家族办公室以其“家族全能管家”的卓越管控能力,与家族共同演绎荣耀辉煌的独特地位,无疑成为实现家业长青的最佳途径和最优选择。那么,什么是真正意义上的家族办公室?它具备哪些功能和优势?欧美家族办公室对中国有什么借鉴意义?

11月7日〜8日举行的“更好的家族和企业:致下一个十年的备忘录”—2016中国家族企业传承主题论坛暨第三届最佳传承企业评选上,磐晟资产凭借专业性、独立性和突出的资产管理成绩,荣获“2016年最受信赖家族办公室”奖项。论坛期间,磐晟资产合伙人杨骐豪接受了《家族企业》杂志的独家专访

多家族办公室是主流选择

现代意义的家族办公室始于19世纪中叶,一些抓住工业革命机会的大亨将金融、法律和财务等领域的专家集合起来,为自己家族提供全方位的财富管理服务。1882年,约翰·洛克菲勒建立了第一个家族办公室。根据美国家族办公室协会(Family Office Association)的定义,家族办公室是“专为超级富有的家庭提供全方位财富管理和家族服务,以使其资产符合家族的长期目标,并使资产能顺利地进行跨代传承和保值增值的机构”。

据杨骐豪介绍,家族办公室在国际上有两个概念:单一家族办公室(SFO, Single Family Office)和多家族办公室 (Multi-Family Office,MFO)。SFO仅为一个家族服务,这个家族需要至少拥有10亿美元以上的资产。“抛开资产规模不谈,创办SFO本身就是一项巨大而复杂的工程,在目前中国内地法律环境、财务体系等仍旧不完善的情况下,很难实现。”杨骐豪表示,国内大部分资产在百亿左右的家族都没有这样的资源能力。20世纪80年代到90年代,有些SFO不再局限于服务于一个富有家族,开始同时向其他富有家族提供服务,由此产生了MFO。“随着MFO的出现,规模效应开始显现。一是降低了家族准入的资金门槛;二是拥有多个家族客户,有利于吸引更好的专业人士加盟;三是由于不同家族布局于不同的商业网络,MFO能够获得更多的投资机会。”杨骐豪进一步介绍道,根据国际上对高净值人群的定位,3000万美元以上的可投资资产可以考虑MFO,而国内则是1亿人民币左右。

超高净值人士设立家族办公室的一个重要诱因,源自财富规划和资产配置的需求。杨骐豪指出:“家族办公室与所服务的家族有非常深的利益绑定,能够从家族的角度出发,在全球范围内筛选信托、基金、保险、金融商品以及其他非金融服务,为家族量身定做全面资产管理方案。”杨骐豪告诉记者,这也是2008年金融危机之后,越来越多的富有家族选择家族办公室的原因所在。

让创一代“睡不着觉”的问题

“遗产税、二代败家、私生子女等,都指向同一个问题一传承人。” 杨骐豪告诉记者,首先目前一把悬在创一代头顶的剑就是遗产税,它在中国未来几年内一定会出现。杨骐豪表示,一整套应对体系的建设非常复杂,至少需要一到两年的准备期。第二大问题来自中国家族本身的复杂性。“一是独生子女的问题,如果二代的传承教育为时已晚,直接规划第三代的教育是明智选择。二是多任妻子、多个私生子女的问题,这个问题最好在一代生前解决。如果所有子女都在家族企业中占有股权的话,非理性的对立立场,将不利企业发展。”杨骐豪表示,正是传承的复杂性,决定了它的问题不是单一机构可以解决的,最好有同样遇到此种问题的人可以经验互通。“这时,MFO的优势凸显了出来,通过其创造的私密交流空间,企业家可以结交家族伙伴,在传承的问题上,家族之间没有利益冲突,只有相同的难题、共同的目标,并通过分享获得更佳的决策成果。”

然而,了解一个家族的需求并建立信任,非一朝一夕就能完成。MFO的设立是一个系统性的工程,需要3年至5年的建设期,包括团队组建和传承规划。杨骐豪把这个过程比作去健身房练肌肉,不可能立竿见影,也不可能一劳永逸。“根据个体的情况做定制,一是让财富传得久,二是让家族精神传得久,而两者往往是密不可分的。家族企业传承下去的成功概率在全球范围来看都是特别低的,不传承或传承不了才是自然规律,要逆势而为,需要一代一代付出很大的努力。”在杨骐豪看来,中国家族目前最大的问题是创一代没有意识到家族传承的复杂性。“中国资产过亿的企业家的平均年龄只有50几岁,其大部分时间仍花在日复一日地关心企业的问题,相对忽略了家族的传承。家族传承是一个复杂的工程,它的建设难度并不亚于企业的运营,并不是简单地外包给第三方就可以了,一代和二代都必须抽出时间更多地参与到家族办公室的组建,包括资产的配置、传承的架构、未来的规划等,做到让一代、二代都能满意,这是增加成功传承概率的方式。”杨骐豪指出,家族办公室的团队最佳组合就是“家族内脑”与“家族外脑”结合。

家族传承亟需布局的三大非金融类模块

“传承”这个词背后的含义实际上就是“可持续发展”,家族办公室最重要的作用就是为家族提供可持续发展的能力。因此,杨骐豪指出,财富管理和增值等金融资产服务只是家族办公室服务范围的一部分,在此之外,家族治理、后代教育、慈善规划、健康服务、安保管理等非金融方面的服务更凸显出家族办公室的“管家”功用。“我们根据每个家族的文化、需求和规模设计了高度定制化的模块服务,家族可以选择目前最需要的模块,像搭积木一样构建自己专属的传承架构。”杨骐豪介绍说,目前中国家族最关注的非金融类模块有三个—后代教育、公益慈善和健康管理。

要求继承的一代具有天生的看管家族财富的技能是不现实的,加之中国目前整个社会的信任相对薄弱,家族的发展动力不可能都依靠外部人才,必须从内部建立,因此,为了达到一种不断保持可持续发展能力的状态,传承最重要的一环就是后代教育。“家族办公室的具体任务显得尤其关键:为家族成员建立一套教导与实践性并举的教育模块。这首先要求家族的参与度必须非常高,围绕持续的教育过程,根据每代传承者的特色提供建议。”杨骐豪告诉记者,MFO的好处就是接触的家族比较多,可以全方位地观察每个传承者在这一代人中处于什么样的水平,给他提供一个客观的反馈,他是适合创业、做投资还是企业管理,“这一目标通过什么去实现呢?磐晟资产善于股权投资,全球化战略投资,让家族后代能够有更宽广的视野”在杨骐豪看来,财富是一种资源,围绕富有家族的资源去整合各种资源,可以让资源能力在后代身上得到最大限度的发挥。

公益慈善也是近年来中国家族非常关注的领域,而这种社会观念的培养需要几代人来完成。杨骐豪介绍说,从国外的经验看,第一代、二代不做慈善的话,第三代绝不会再做慈善,同时另一个数据显示,第一代和第二代做慈善的家族容易传承得比较久。“慈善的发起与设计促使家族文化中植入利他因素,家族内部不容易因自私而产生诸多家族矛盾。公益项目的运作则可以使家族得到一种新的战略境界与资源整合能力。”对于家族来说,继财富之后最关注的就是健康,这也是家族办公室提供的重要增值服务之一。“像磐晟在投资的过程中对健康领域就非常关注,并发现了很好的团队,投资后也为家族提供了很多增值服务,比如美国最好的医疗诊断中心对家族都是开设绿色通道的,而国内最好的医院也可以在当天找到最好的医生为客户做诊疗。”杨骐豪说。

于“传承”这个百年工程,杨骐豪劝诫一代企业家不要逼二代做不愿意做的事,这往往是悲剧的开始。“所有的经营者、创业者、投资家都不是逼出来的,应当让二代做自己喜欢且擅长的事情,制定适合他的传承方案。”同时,他建议下一代对待上一代的心态应当是“合作”,要意识到从0到1创造财富是非常难的,而且未来几十年的时代机遇未必有过去几十年那么好,财富周期越来越短。“有数据显示,全球来看,过去100年,二代创造的财富比一代多的有30%,原因很简单,从1个亿到10个亿要翻10倍,这是一代经历的过程,二代从10个亿到20个亿,只需要翻一倍,再多赚一个亿,产生的财富就超过一代了。只要找准自己的定位,利用好上一代的资源顺势而为,家族的可持续发展不是问题。”

新刊推荐往期查询

从企业传承、家族传承、精神传承三个维度入手,梳理中国家族企业在未来10年不可不知的100个关键词。

视频

  • 修身
  • 治业
  • 齐身
  • 益天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