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陈凌,章迪禹 - 2016-09-20

家族企业中子女的排序和定位

随着《权力的游戏》第六季大结局的播出,HBO公司大获全胜,尽管每集成本高达千万美元以上,但剧集播出当日平均2350万的观众数量足以称雄世界。全球的剧集党和原著党感慨万分,其中最具代表性的评论大概有两句话,其一是“第六季第十集堪称人类电视剧历史上的最佳单集”,其二是权力的游戏原来是女人的游戏。正如笔者在上期文章中所述,女人在家族企业中既是爱的桥梁,也是风险所在。第六季里更多的女性角色决定了各大家族的命运,也决定了剧情的主要走向,无怪乎观众读者奔走相告,“All men must die,but we are not men”(所有男人都必定走向死亡,但我们是女性)。言归正传,看过第六季后很多人会发问为何瑟曦敢于“登基称帝”,而珊莎却能自愿放弃北境女王呢?或许还是性格决定命运的老话题,但若再进一步思考,家庭和家庭环境乃至家族文化对于子女教育倾向的引导,是人物性格的决定性因素,进而也决定了每个人物乃至家族的命运。

长子与次子

瑟曦·兰尼斯特,西境守护者泰温公爵的长女,但她却在父亲野心行为的影响下,形成了长子性格。她的父亲是个十足的权谋者,在推翻坦格利安统治的战争中,充当了一个聪明的投机角色,用最小的代价获取了最大的利益。因公务过于繁忙,他疏忽了对瑟曦的教育,而后者自主选择了从父亲的一言一行中学习宫廷权术的道路。

尽管她天生就过于自负,难以成为一个好学生。原著党的读者可以很清楚地感受到她对自身命运的愤恨:“我和詹姆一同出生,一起长大,可是等我们长到足够大时,父亲给了他盾牌与利剑,却让修女教我礼仪和微笑。”她甚至曾经如此自嘲:“泰温·兰尼斯特公爵最大的遗憾就是没有一个真正的儿子,我本可成为他意想中的继承人,可惜却是个女孩儿。”她甚至憎恨和嫉妒侏儒弟弟提利昂,因为后者也能被父亲委以重任成为临时的国王之手。她的双胞胎弟弟詹姆做了弑君者,改变了战争的最终走势,而自己则只能“像牲口一样被父亲卖给劳勃”,靠身体取悦这个国王和丈夫。

但她并不甘心,她不接受如此被命运摆布,因此她不惜杀害自己的丈夫,成为摄政皇太后;她深爱着自己的孩子,但当所有的孩子都在权力的游戏中惨死后,她反而没了后顾之忧,亲自君临天下。为了见到自己的孩子,她可以在君临城所有臣民面前被裸体游街,但她同样可以在万念俱灰后将君临城所有的重要人物付之一炬,哪怕其中包括自己的叔叔、堂弟、现任皇后和联盟家族血亲。看到包括圣贝勒大教堂的所有一切人、物及其象征都被毁灭之后,她笑了,这笑容既是对现状满足的快意恩仇,也是对命运之神的嘲讽,这个长子心理的女强人终于摧毁了眼前的敌人,哪怕这种安定只有一时,哪怕她身后洪水滔滔。

奈德·史塔克,最具合法性的北境之王,从任何意义上来说,他或许都是这部巨著中最完美的楔子,一切的混乱都始自他被乔佛里斩首。从性格来说,他刚正不阿、高贵而严明,对家庭和家族、对君主的责任感更是被作者描绘得淋漓尽致,尤其是他常常挂在嘴边的族语“winter is coming(凛冬将至)”更说明了他居安思危的性格内核。但是明眼人都看得出来,这样一个人适合做一方诸侯么?

在马丁笔下的维斯特洛大陆,北境的面积最为广大,治理难度可想而知,而奈德的统治是以自身的高贵道德为基础,从精神层面令四方臣服,而在权术方面,奈德简直幼稚得像个孩子,尽管他的正义就是这个世界最广为流传的正义。这一切的根源在于奈德是次子,父母从小就把他当作其兄布兰登的左右手和封臣来培养的,同时其成长历程也是陪伴在风息堡公爵拜拉席恩·劳勃(即日后的国王)之侧,所以他为人谨慎,极其重视荣誉和制度,在规则面前只会执行而很少变通。

无奈的是,父亲和兄长都被疯王处死,狼家只有奈德才能继任北境之王,因此奈德承担了自身并不适合的职责。或许这个场景最能反映他的人物性格,在首季第一集中,奈德挥剑斩首守夜人逃兵时曾说过:“如果你要取人性命,至少应该注视他的双眼,聆听他的临终遗言,倘若你做不到这点,那么或许他罪不至死,统治者若是躲在幕后,付钱给刽子手执行,很快就会忘记死亡为何物。”而奈德将自己知晓兰尼斯特家族子女通奸一事直接告诉当事人瑟曦,却不直接以国王之手的名义动用武力逮捕她的政治幼稚行为,最终把自己送上了断头台,也间接促使瑟曦不得不立刻毒害国王劳勃,更让整个维斯特洛大陆乱作一团。另一方面,史塔克家族文化本身就充满正义感,对规则执行一向坚定而不变通,所以说当奈德的父亲将他作为次子培养,其一切行为就都在固定公式的运算之中了。

长女与次女

珊莎·史塔克与瑟曦就如同硬币的两面,她是最为彻底的长女性格。奈德夫妇自幼就把她当做公爵夫人来培养,她的最大价值就在于大贵族之间的联姻,并以此谋求家族利益。所以珊莎自幼迷恋骑士与歌谣,幻想着美妙的童话爱情。因此,当她遇到乔佛里时,瞬间把他定位成梦境的骑士,一切安静而美好。而小女儿艾丽娅·史塔克疯疯傻傻、舞刀弄枪,奈德则不以为然,因为次女未来只需要嫁给狼家的封臣即可,所以无须行为得体。

但是长女性格伴随着端庄贤淑的同时也共生着脆弱和天真。于是,当奈德觉察到皇城不妙,准备返回北境时,那个傻白甜的珊莎居然向瑟曦告密,究其根源,她不想离开自己的王子,更不愿离开自己编织的“爱丽丝仙境”,她并不知晓权力游戏的你死我亡和尔虞我诈。在她发现自己美好愿望的结果是父亲的首级之后,珊莎终于不再犯同样的错误了。但是她仍然被人掌控于股掌之中,先是被乔佛里退婚,进而又被迫与小恶魔提利昂结婚,紧接着落到了小拇指贝里席的手里,后者再把她“卖给”与狼家有着弑母弑兄之仇的波顿家族的私生子,这个有着变态性格的男人更是对她的身心造成了难以消除的伤害。现实一点点磨灭了她的天真,那个说话温柔、笑容甜蜜的珊莎,那个喜欢漂亮衣服与英雄事迹的珊莎离我们远去了,取而代之的是一个坚强勇敢,夺回自己家族基业和地位的珊莎。而这时与她并肩作战的则是名义上她的弟弟,实则是她表弟的琼恩·雪诺。也正因为其长女性格深入骨髓,所以在她能够轻易成为临冬城女公爵的时候,她选择了让位于私生子弟弟。因为在她的心底,依旧认为自己的女性身份不能够支持北境之王的合法性,同时她也不是在战场上冲锋陷阵、英勇杀敌、如其父般高贵的骑士。正如雪诺所言,在他们面前或许还有太多的敌人,但家族成员的团聚、封臣们高亢的誓言以及由此迸发的战斗力更值得我们期待。

长子、长女、次子、次女⋯⋯这些表面看起来习以为常的称谓,其实都伴随着家族文化和家庭教育倾向的深刻理念。各司其职固然是理想状态,但在现实中这并不容易做到。在家族企业中,从子女诞生那一刻起,实质性的传承就已经是正在进行时了。中国人常说长幼有序,但历史上也并不乏废长立幼的案例,所以家长对子女进行教育时,其身份定位是十分重要的。尤其在二胎完全开放的今天,这种似乎不存在的变化实则将在未来引起重大的连锁反应。印尼巨商林绍良当初要求每个林氏媳妇儿生子六人,意在有充分的接班人人选,但是这也会使得后代的定位成为一个大问题,进而影响到家族企业本身的传承。在漫长的中央王朝历史上,由于定位错误引发的继承战争更是不在其数。因此,身份定位对性格养成的决定性作用,必须要得到家族首领的重大关注。

新刊推荐往期查询

从企业传承、家族传承、精神传承三个维度入手,梳理中国家族企业在未来10年不可不知的100个关键词。

视频

  • 修身
  • 治业
  • 齐身
  • 益天下